如何让托市收购不再等待?莫华建议:粮食收储企业要接“地气”,要多下基层、走到农民的身边去,切实履行“托市收购、预约送粮、上门服务”等承诺,帮助解决销售难的问题;粮农特别是种粮大户要接“天线”,要严格按照国家托市收购政策和标准来送谷交粮。

这一说法得到粮农的印证。“之前心里没底,干着急,现在我们气顺了。”李喜林如今关心的是:粮食能不能尽快卖出去、损失谁来弥补?这道出了许多粮农的共同心声。针对农民的诉求,王若璐表示:“在征求农民意愿的基础上,我们已经采取多种渠道来缓解卖粮难的情况,比如新邵县由于和邵阳市城区邻近,我们建议粮农将稻谷送到邵阳市区的直属库点去,将给予粮农适当的运输补贴。”

在7月31日邵阳市粮食收购工作会议上,中储粮湖南分公司邵阳直属库负责人在发言时说:“虽然辖区内上报的15个委托收储点已经通过审批,但只要不满足设备到位等8个条件之一,都不能暂时启动托市收购。”

李青表示:“需要相关方面帮我们一起进一步做好宣传解释工作,让粮农提前做好稻谷的除杂晾干,争取做到好粮早入库;但同时不要扎堆交粮。”

“相关各级各部门要切实履行粮食安全责任,全力守住‘种粮卖得出’底线,决不允许出现‘卖粮难’。”湖南省副省长戴道晋在7月27日的湖南粮食收购工作会议上如此强调。

“2013年湖南小范围发生水稻‘镉超标’事件后,提高稻米质量非常关键,因此稻谷收购标准从严这是好事,但准备不到位会让好事变成坏事。”湖南省社科院农研中心执行主任王文强认为,粮食收购事关粮农的切身利益,既然湖南宣布在全省范围内于7月28日启动托市收购,所有的准备工作应该都要在此之前完成,不能打一点折扣。

“虽然以前也发生过迟收谷子的事,但这次我们等得最久,真的等得心急了!”从7月28日至今,足足半个多月,在湖南省新邵县陈家坊镇,种田多年的李喜林经历了他漫长的收购“等待”。

记者在邵阳等地采访中了解到,到底要购置什么设备以及具体数量和相关要求,基层此前并不清楚,只有等到中储粮湖南分公司等三部门制定购置的相关细则、具体要求后,指定收储库点才好执行。一基层粮食部门负责人认为:“中储粮公司是粮食收购的执行主体,下面的库点是受他们的委托,我们给他们‘打工’,他们拟定的具体条件有8个,我们7月31日才接到要求购置相关设备的具体通知。”

延迟了的“托市收购”,再次拆射出“卖粮难”现象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也迸发了一些深层次思考。湖南省农业系统一部门相关负责人建议:“不仅仅是在湖南,我们抓粮食问题,既要重产更要重销,不仅要采取托市收购等多元渠道缓解收储难的难题,而且要从农业设计上找出路,重数量也重质量,有质量的生产才能为化解销售难问题找到一条出路,产销并重,才是系统的解决问题之道。”

而一些粮农则认为,既然国家层面早就于5月印发通知、作出要求,为什么省级层面对细则的具体要求制定或印发“拖”到了7月底?

对此,王文强建议,中储粮湖南分公司等要建立预测预警机制,准备工作要做到未雨绸缪,政策设计要提前规划、新购设备要提前通知,人员调配要提前到位,问题预案要提前预判。比如说,要考虑到一些地方添置新设备要走政府采购程序等因素,给准备工作留有空间。

而细节管理同样不可或缺。一些粮农反映:“在收粮过程中,一些粮库工作人员为图快省事,直接用刀把装谷子的编织袋划破。一个袋子也要七八毛钱,本来可以回收利用的袋子就废掉。”因此,粮农建议,粮库在为送粮人备好“凉茶”等人性化服务的同时,也要注重粮食“下车、入库”过程中的小细节,尽可能不对粮农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记者查阅了这个《预案》,作为委托收储库点参与最低收购价收购的各类粮食企业应当具备多项条件,其中要求“具备必要的清理设备、检化验设备”,但作为六部门印发的宏观层面《预案》,并没有对设备方面提出细致的要求。

收购启动中:优质服务不该缺位收储细节应做到位

证实粮站职工在工作时间打牌等问题后,邵阳市粮食局分管领导唐幸福感到很难受。他解释说:“昨天,我们还联同相关部门在隆回县军粮供应站验收,宣布该库点可以启动,尽管多次强调要精心做好收储工作,但没想到一些问题在基层还是发生了。”

8月10日,中储粮湖南分公司购销计划处处长李青对记者解释称:“之所以部分地区‘晚点’启动托市收购,其中一个原因是由于今年早稻收购从严要求,部分指定收储点因软硬件设备、人员尚未完全到位。”8月14日,李青致电记者说明:中储粮总公司等六部门早就于今年5月印发了《2015年小麦和稻谷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的通知,关于托市库点的定点条件《预案》中有很明确的规定,7月底,中储粮湖南分公司等三部门发文再次强调。

延迟了半个月的托市收购给粮农带来了损失,但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一些县在问题出现后,采取紧急补救措施进行整改。

“托市收购是我们当前粮食部门的一件大事,不允许有任何人做小动作,否则就要按照干部管理权限严肃处理。”邵阳市粮食局局长雷永杰表示,工作人员的状态不到位,就很难保障软硬件设施的及时到位,托市收购关键时期,不管是否工作时间,只要有农民交粮,工作人员就要立即进入工作模式,及时提供人性化的优质服务。”

问题出现后:要与粮农直面沟通有效措施迅速补位

“这样的规定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审核程序上倒挂、错位了。”湖南农业大学商学院党委副书记莫华认为,尚未达到收储条件,却被纳入指定收储库点,这本身是程序错位,相当于“先乘机后安检”。对此,他认为在7月28日启动前,相关部门就应对所有申请执行预案的库点提前进行严格的资质审查和验收,验收合格者方可纳入委托收储范围;如果明知委托收储点不达标,就不能通过审批。即使“审批”这样的行为已经发生,不达标的库点,查实之后应要退出指定收储库点名单;如果仍不能满足农民售粮需要,要采取租赁社会仓容等方式加以解决。

如何让“等农民送粮”不再演变为“让农民等送粮”?记者连日采访了相关收储企业、粮食行政部门、农业部门、粮农以及专家,探讨对策,让托市收购不再“被等待”。

收购启动前:工作要未雨绸缪程序不能错位

今年湖南早稻托市收购期间为7月28日至9月30日,但新邵县指定收储库点可能无法在9月30日前启动。面对这种窘境,新邵县粮食局局长王若璐向记者介绍:该局已由局领导带队,兵分三路,带着工作组上门服务,面对面沟通,向粮农解释今年不能启动托市收购的原因,请求粮农的理解与谅解。

“虽然以前也发生过迟收谷子的事,但这次我们等得最久,真的等得心急了!”从7月28日至今,足足半个多月,在湖南省新邵县陈家坊镇,种田多年的李喜林经历了他漫长的收购“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