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日常吃的是马铃薯的块茎而不是果实。马铃薯果实像青色的小番茄,一颗里面藏着数百粒种子。省农科院的育种团队通过在培育中营造人工小气候,成功地使高产马铃薯品种能开花结果。目前培育出的4个新品系中,产量最高的亩产鲜薯可达3000公斤。

今年初,国家再一次明确提出,将马铃薯作为水稻、小麦、大豆之后的“第四主粮”,这是一项保障粮食安全的战略决策…

今年初,国家再一次明确提出,将马铃薯作为水稻、小麦、大豆之后的第四主粮,这是一项保障粮食安全的战略决策。

记者日前随我省农科专家在杭州、绍兴诸暨、金华等地的马铃薯繁育基地看到,此时正值马铃薯花期,田地里开放着紫色、白色的小花。专家说:要培育新品种,就要让马铃薯开花、人工杂交、结果,并取得种子。但马铃薯这种植物,在低纬度、低海拔的浙江地区,能自然开花的就结不出厚实的薯,反过来,能正常结薯的高产品种不开花。这是我们着手研究时遇到的一个关键难题。

爱吃马铃薯吗?这种原产美洲的粮食,在新大陆被发现后的几百年间,已经在全世界喂饱了数以亿计的人口。明清年间,马铃薯传入中国,北方人叫它土豆或山药蛋,江浙一带更多的俗称是洋芋。今年初,国家再一次明确提出,将马铃薯作为水稻、小麦、大豆之后的第四主粮,这是一项保障粮食安全的战略决策。

农科专家表示,我省发展马铃薯生产的下一步要务是研发更丰富的适合中小企业生产的主粮化加工技术,并努力实现种植过程的机械化。

省农科院专家介绍,我省目前马铃薯栽培面积近100万亩,但是种薯严重依赖外地,每年要从东北、内蒙用火车调运3万吨以上种薯。如此千里迢迢,不仅成本高企,而且影响种薯质量。近年来,我省农科院牵头的薯类协作组致力于自主培育适合我省环境的马铃薯新品系和脱毒良种繁育技术,取得重大进展,不仅产量不低于北方品种,抗病性和口感还更好。

相比产量,科学家更重视抗病性。马铃薯病害的流行曾经给人类带来重大灾难。比如在19世纪,马铃薯成为爱尔兰的主食,但1845年到1848年晚疫病的流行使之大量绝收,造成至少100万人死亡的大饥荒。专家介绍,马铃薯通过薯块繁殖供应生产用种,容易感染并积累病毒病,导致产量大幅度降低。现在,科学家在实验室中,用显微镜剥取马铃薯幼茎顶端微小的生长点,经过病毒血清鉴定,再用组培快繁技术,得到无病毒试管苗,繁育成脱毒种薯。特别是省农科院目前研发出的快速高效繁育脱毒马铃薯小种薯的技术,繁殖2代即可供应生产,解决了在多代繁殖中再度感染病毒的问题。由此,马铃薯亩用种量可降低一半,在单价提高一倍的情况下,不增加农民的用种成本,解决了脱毒薯生产的成本和效益难题。

不过,浙江人长期以来还是拿马铃薯当菜而不是主食来吃的。前两年在宁波市有一项调查,显示市民最喜欢的蔬菜是烤洋芋:挑个头适中、圆溜溜的马铃薯烤得外焦里嫩,再拍扁成饼状,吃一口喷香。从我省市场偏好来看,马铃薯的个头不一定很大,口感品质更加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