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历史书上可以看到,朱棣从侄子手里夺得江山之后,由于方孝孺不满他的做法,于是朱棣就下令诛十族。然而,后来有人说,方孝孺的儿子没死,一直在世,同样的还有他的一些堂兄弟们,这究竟怎么回事呢?谁在说谎呢?

这歌曲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流传出来了,还言辞凿凿的说是明朝就流传下来的。关键是,清政府说这是明朝劳动人民对当时皇帝的不满意。这是来自民间的呐喊。凤阳,何等之地?那是朱元璋的故乡,朱元璋会不建设好故乡吗?显然不可能。实际上,《凤阳花鼓》是清朝早期才出现的,并得到清朝统治者的指使和鼓励,由一些乞丐在街头巷尾,乃至全国各地相互传唱,用意还不明显吗?

闲话一句,清朝也有很多太监,只是太监都是汉人。乾隆就曾当着外国人的面,嘲笑汉人太监。另外,满人落地就有“落地银”,不用从事劳动,全部国家奉养,也就不存在生活贫困了,所以也就不会做太监了。所以,周星驰演的《鹿鼎记》里面的海大富海公公,应该不会是满人。另外,明朝太监专权总共也没几年,即便魏忠贤最猖狂的时期,也不过几年时间,崇祯后来轻易就把魏忠贤搞定了。

其实,《明史》是清政府指导下编修的,直到乾隆年间,前后修了90多年,才修好。在此之前,有民间文人私下修了一部《明史》,结果被清政府全家鸡犬不留。说到底,为什么清政府会如此做呢?就是看明朝不顺眼,所以能抹黑的地方,就抹黑,包括方孝孺案件,说明朱棣的残暴等。以此来证明自己的伟大,和对文人的优待。清朝最喜欢做的事情,不是和别人比高下,而是拼命抹黑,把别人拉到比自己还低的水平线,然后胜出。

图片 1

从明朝财政收入上可以看到,崇祯面对内忧外患,两线甚至可以说多线作战,根本没什么钱支持。国内有李自成和张献忠等起义军呼应,外部有后金、蒙古等劫掠。有一段历史这么说的,当时李自成打到京城,打开户部银库,里面穷的跑老鼠,但拷打达官贵人,却收刮出6000万两白银。因此,清朝的说法根本不存在。相反,清朝或许更奢靡,康熙雍正乾隆都疯狂的修园林,避暑山庄、圆明园、颐和园等等,花了几个亿修的园子,还剩下什么?清末慈禧宁可挪用海军军费,也要修颐和园。

按照清朝官方的说法,明朝极不正常,说明朝有10万太监,但当时北京才100万人左右呀,10万太监也太多了吧。清朝这么说,是全方位抹黑明朝的一个方面而已。因为说明朝太监泛滥,从另一个角度说明,明朝皇帝昏聩,太监是文官的大敌,也是好像让清朝的文人相信,明朝更黑暗等等,总之好处多多。

还有一些小事,就是朱厚照时期,很多文官会批评皇帝,甚至当面指责,但朱厚照依然宽容放过。比如朱厚照想出城玩,结果大臣敢于拒绝开城门。有一次蒋冕当街拦住要出城玩的朱厚照,搞的皇帝想掏出宝剑杀了他,结果蒋冕铮铮铁骨,硬是不让,最后正德皇帝愤愤返回。这些事情都说明了正德并非昏君,至少他对待大臣的宽容度,要比所谓的康雍乾好多了。

图片 2

《凤阳花鼓》开篇是这么唱的:“自从出了个朱皇帝,十年倒有九年荒”!坦白的说,如果真是这么唱,那么小编对明朝皇帝的敬意,顿时高升一倍。因为,下面百姓都这么唱了,皇帝也不下旨禁止。按照历史教科书上所述,明清达到了封建专制的高峰,那么约束这种小事,应该很轻松。

1方孝孺有没有被杀十族?

列位看官,你对清朝抹黑明朝历史怎么看待?认为存在不存在呢?或者如何抹黑的呢?

在大清帝国编修的《明史》上,清清楚楚的有对正德皇帝的描述,说他是荒淫无度,昏聩不堪,特别设立“豹房”用于淫乐等等,是清政府上下一致肯定的昏君。但事实上,正德皇帝真的是只会玩乐的昏君吗?显然不是。正德批复奏章的速度非常快,基本上一天之内就有回复。这一点,大清勤政的皇帝也未必能够做到吧。

在清朝皇帝看来,明朝之所以灭亡,是因为崇祯皇帝太抠门,有钱不拿出来招兵买马,所以才会做亡国之君。明朝一年财政收入有多高呢?1592年时期,即张居正实行一条鞭法之后,大概在400万两白银左右。不要以为低了,乾隆三十一年才4000万两,这还是收了商税关税等费用,人口还大幅度增长了,明朝可没有这些费用,也没那么多的人口。

4明朝灭亡前国库有银子吗?

对于明朝,很多人第一印象是腐败、特务、皇帝胡搞荒淫……反正都是一些负面的词汇。实际上,明朝真实情况是被掩盖了。今天,我们通过五件被误传的小事,从另一个侧面或许可以反应出:真实的明朝,有人不希望大家看到。

5明朝究竟真有10万太监吗?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3 凤阳花鼓真是明朝的吗?

图片 3

2正德皇帝是不是只会玩?

朱厚照还是一个非常博学的人,精通佛教和梵文梵语。更为夸张的是,朱厚照还是一个外语学霸,曾和葡萄牙使者见面之后,不长的时间,就学会了葡萄牙语,然后他就用葡萄牙语和使者对话了。另外,朱厚照执政期间,为何国家没有丝毫乱象?其实和他用人有关。朱厚照当然喜欢任用会玩的、会打仗的,还有会干活的。会玩的,要批评,但后两者很正常呀。比如他知道任用屡次批评他的杨廷和,国家被治理的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