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存勖还未来得及督军出征,便有一个叫郭从谦的戏子鼓动亲军叛乱。李存勖率侍卫奋力反抗,不幸胸部连中两箭,倒在绛霄殿的廊下,伤势很重。他大叫口渴,要内监去叫刘皇后来。这时的刘玉娘见大势已去,只顾收拾平日敛聚的财宝准备逃命。她听说李存勖命在旦夕,也顾不得见上一面,只派人送些饮水去,自己则携带着最贵重的珠宝金玉,在唐庄宗弟弟李存渥的护送下,逃出京城,直奔晋阳而去,李存勖终因无人相救,流血过多而死。

刘玉娘大怒,天天逼着李存勖下诏杀郭崇韬。李存勖不肯轻易相信,派宦官马彦圭去西蜀探察。刘玉娘怕儿子李继发遭到郭崇韬的毒手,瞒着李存勖让马彦圭带她的手信给儿子,谎称庄宗旨意,伺机杀死郭崇韬。李继发起初不忍下毒手,禁不住李从袭、马彦圭等苦苦相劝,又为皇后手书所逼,不得已,便将郭崇韬骗入都统府,当堂杀死。他的两个随父效力的儿子也一起被害。

后唐皇后刘玉娘,人称戏子皇后。自登上皇后宝座后,为迎合唐庄宗喜欢戏曲的嗜好,招集伶人戏子,成天演戏给皇帝看。后唐庄宗李存勖虽然能征善战,但治理国家却少有能耐,加上灭梁之后的信心膨胀,渐渐变得骄奢昏聩起来。他整天沉缅于戏子优伶排演的谑谐闹剧之中,没日没夜地与一班戏子伶人厮混在一起,皇宫成了戏子伶人的天下。他还亲自粉墨登场,为自己取了个艺名叫“李天下”。

由于有李存勖的宠幸,也由于有一大批官居高位的伶人戏子撑腰,刘玉娘在宫中颐指气使,泼悍非常,连李存勖也怕她三分。唐庄宗李存勖有个宠姬,不仅生得十分美貌,还为庄宗生了皇子,刘玉娘又嫉又恨,只是碍于唐庄宗,不好加害。有一天,庄宗李存勖和皇后刘玉娘坐在宫中闲聊,恰逢亲信大臣元行钦进见。李存勖问:“听说爱卿新遇丧妇之痛,是否打算再娶?朕当为爱卿留意。”刘玉娘一见机会来了,便指着李存勖的爱姬道:“皇上既然怜惜行钦,何不将她赐予行钦为妻?”
李存勖不好拒绝,无奈,只得十分尴尬地应承下来。刘玉娘一边示意元行钦赶紧跪拜谢恩,一边派人用一乘肩舆将这名嫔妃送出宫,去了元府。李存勖被夺走了心上人,又不好发作,闷闷不乐,一连几天躺在床不吃不喝。

同光三年,枢密使郭崇韬辅佐西南行营都统,李存勖的长子魏王李继发出兵攻蜀,并大获全胜,蜀主王衍投降。郭崇韬虽然立了大功,但因一向看不起宦官戏子,得罪了监军李从袭。李从袭唆使来蜀慰劳的宦官回京向刘皇后进谗。说郭崇韬不但私吞财宝,还怀有异心,妄图谋害魏王,称霸西蜀。

一些既会演戏又善于逢迎拍马的伶人戏子,大多是皇后刘玉娘一手提拔的。他们仗着帝后的庇护,个个身居要职,营私弄权。朝中大臣谁也不敢得罪这些人,他们甚至连皇帝也不怕。有一次,李存勖在宫中排戏,自称“李天下,李天下”,一个戏子上去就给李存勖两巴掌,众人一下子惊呆了。这个戏子不慌不忙,手指李存勖说:“理天下的只有一个人,那便是咱皇上,怎么叫两个?”
李存勖抚着被扇红的脸,非但不生气,反而嘻嘻哈哈笑了起来,还厚赏这个戏子许多金银。

图片 1

这时,李存勖才慌了手脚,不得不亲自带兵抵抗。但军心早已涣散,谁也不肯为昏君卖命。李存勖想以金银收买军心,命刘玉娘拿出内府金帛赏赐给将士。吝啬成性的刘玉娘只拿出几件首饰和两个银盆,说:“我夫妇得天下,虽因武功盖世,也是天命所归。既然是天命,人又能把我怎么样?”
李存勖没有办法,只得诳骗部下,说等西蜀押解进京的五十万两金银一到,马上分发给大家。将士们嘲讽皇帝说:“我们的妻室儿女早已冻饿而死,我们为何还去替你卖命?”

残杀忠良,使臣下心寒齿冷,由是人心浮动。后来,为后唐立有汗马功劳的李嗣源也遭到猜忌,在女婿石敬瑭的怂恿下,以肃奸为名,率军向洛阳进发。

一次,李存勖找来儿子李继发,自己戴上黄须,背上背篓,化妆成刘山人采药的模样;让儿子穿上破衣,戴上小帽,手持卖卜的幡旗,来到皇后寝宫,说是演一场“刘山人寻女”的小戏。招来刘皇后一顿臭骂后,他嘻皮笑脸地拉起儿子逃了出去。

唐庄宗李存勖的宫庭成了优伶戏子们的天下,这自然引起一班正直之士的不满。尤其使他们忧虑的,还有皇后刘玉娘的贪婪敛财。刘玉娘认为自己能以微贱之身位居中宫,全仗神佛保佑,便把大量财物施舍给佛寺。此外,她特别看重金钱,凡四方进贡之物,必一分为二,一半归国库,另一半据为己有,李存勖也不敢过问。

这时的洛阳一片混乱。李嗣源很快率领军队到达,在部下的簇拥下,登上皇位,史称后唐明宗。唐庄宗的儿子李继发回师洛阳救援父亲,还在半道上,军士们就四散逃走了,李继发进退两难,只得自杀殉父。

图片 2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李嗣源听说刘玉娘在逃亡途中,又与小叔子李存渥通奸,十分厌恶,便派人到晋阳,逼令已削发为尼的刘玉娘自尽。临死前,刘玉娘叹道:“我弃父背夫。罪有应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