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白认为,要解决直管过程中下虚不下实的问题,得从行政构架上寻找新的突破,建立省政府和垂直部门共管的监督机制,实现市县政府权力的有效下放与彼此协调。本月起,河南省政府开始组织省直管县体制改革试点工作省县联席会议,以及时研究解决省直管县发展中遇到的实际困难。从独自发展到抱团取暖,先试一步的10个直管县,有望在探索县域经济发展的道路上走得更顺畅。

塌陷区复耕难,住房及商业开发更难,最好的出路就是争取国家项目资金,进行生态项目建设。在经过反复论证后,覆盖面积24平方公里的日月湖生态公园项目提上日程,可是,让张永来没想到的是,项目的孕育过程如此艰难:
好多的项目审批了,项目申报了,项目检查验收了,都要商丘签意见,省厅处室签意见,然后再返回来再签意见,这个流程非常繁杂,时间周期也特别长,一般在环节上,就要跑半年,或者几个月。

今年1月1号,永城市成为河南省首批省直管县,张永来所负责的日月湖生态公园项目直接由省相关部门审批和验收,中间环节的减少带来最明显的变化是项目建设进度提高。如今,初具规模的日月湖生态公园已成为当地群众休闲娱乐的新选择。张永来:省直管以后,我们永城市赋予了省直辖市的权限,减少了中间的环节,我们好多问题直接跟上面沟通汇报,反馈的也非常快,管理也更加理顺了。

河南首批十个直管县中,农业大县就占了8个,如何通过体制创新促进经济发展就成为了一个重要课题。

央广网北京11月25日消息据中国之声《新闻和报纸摘要》报道,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要“优化行政层级和行政区划设置,有…

河南省出台的省直管县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实施意见,赋予10个直管县的经济社会管理权限高达603项。权力下放是促进直管县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根本,不过,河南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孟白通过调查发现,目前,多数试点县承接的管理权限在560项左右,而剩下的40多项触及到这次改革核心利益的权限下放却存在着诸多困难:在扩权中,核心问题就在收费项目上。你比如各种许可证,资格证,统筹缴费,汽车交易监管,新农村建设项目,这都是资金量比较大的,这些实权没有下放给试点县,有的是委托代管,有的就是不下。

央广网北京11月25日消息据中国之声《新闻和报纸摘要》报道,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要优化行政层级和行政区划设置,有条件的地方可探索省直接管理县改革,深化乡镇行政体制改革。实际上,从1992年开始,在中央的支持下,我国浙江、河北、江苏、河南、安徽、广东、湖北、江西、吉林等省份就陆续推行了以强县扩权为主要内容的改革试点,对经济发展较快的县市进行了扩权。多年来的实践证明,这种改革有力促进了试点地区的发展,极大改善了民生。今天,我们就一起走进河南省,看看那里改革的进展如何。

煤炭和面粉,是河南省永城市黑白经济两张名片,可是在这两张闪亮的名片背后,却存在着发展后劲不足、生态破坏严重等一系列问题,其中采煤塌陷区的治理显得尤为紧迫。永城市地矿局副局长张永来:
老百姓的房子、道路都淹到水里面了,看不到一点耕地了。

县里原来没有立项权,招商项目审批和立项需要很长时间,时间拖得越久,项目落地的可能性就越小。直管后赋予县里更多的自主选择权,尤其是在因地制宜制定政策方面可以放开手脚大胆探索,重大项目直接论证、立项,拍板决策是否引进。滑县副县长杨振宇:
我们通过以商招商,引进了光明乳液万头肉牛养殖厂在滑县落地。通过战略合作,延伸农产品加工链条,带动农业增效,农民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