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尼西亚北苏门答腊省的一处棕榈油种植园里,印尼工人将棕榈果装上卡车。印尼是世界第一棕榈油生产国,2013年总产量2600万吨。

印尼的农林资源也独具特色,是全球第二大热带作物生产国,种植面积仅次于巴西。印尼的棕榈油、胡椒、金鸡纳霜、木棉和藤的产量居世界首位,天然橡胶、椰子产量居世界第二,同时还是东南亚最大的豆类生产国。以棕榈油为例,印尼作为生产和出口领军者的地位难以撼动。据印尼棕榈油生产商协会的数据显示,2013年印尼棕榈油产量为2600万吨,仅印尼和马来西亚两国的棕榈油产量就占全球总产量的86%。虽受干旱天气影响,但2014年印尼棕榈油产量仍有望超过2800万吨。

作为重要的“全球供货商”,印尼绝对拥有坐地起价的资本。想要用更少的出口数量换取更多的钱,这既是一条颠扑不破的商业规律,也有利于保护本国资源。这些都是印尼出台一系列出口新政策的目标。例如,2012年,印尼政府对65种金属矿采用配额许可制度,并征收20%出口税;同年5月,印尼宣布6至8月镍矿出口配额为400万吨。在锡矿方面,印尼政府于2011年9月开始限制原锡出口,并只允许精炼锡出口装船,去年8月还出台规定,要求所有锡锭在出口前都要通过本地的平台进行交易,进而使本国拥有更大的价格控制权。据印尼商品期货交易监管局相关人士表示,该规定旨在推动锡价在年内上涨至每吨25000美元-29000美元;在煤炭方面,印尼政府官员近日表示,正考虑在7月上旬出台新规定来限制煤炭产量,从而加强对出口的控制。

以2009年7月至2010年10月发生的厄尔尼诺现象为例,在该时期,厄尔尼诺导致东南亚降雨量锐减,出现较为严重的干旱天气。受此影响,印尼毛棕榈油产量受到影响,马来西亚2010年棕榈油产量则下降了3.25%。同一时期,棕榈油的国际期货价格出现了一轮较大幅度上涨,马来西亚BMD棕榈油期货收盘价从2009年到2011年2月份飙升了近123%。

然而,在市场参与者眼中,相关政策带来了巨大风险。2013年12月,印尼国会和能矿部达成共识,决定于2014年1月12日开始实施原矿出口禁令。为避免对经济造成过大冲击,印尼政府做出妥协,适当延长铜、锰、铅、锌等精矿石出口时间至2017年1月,但仍禁止镍矿和铝土矿出口。消息一出,市场反应剧烈。在伦敦金属交易所,镍价从今年1月9日每吨13334美元的低点飙升至5月13日的最高点每吨21625美元,创下两年多来的新高。

除了减少资源出口,印尼政府还希望通过一系列政策来促进本地产业升级。印尼驻华大使馆就曾表示,印尼希望通过出台原矿出口禁令,使得更多的出口商在当地建造冶炼厂,从而提升印尼矿产品的附加值。

由于天然的优势,印尼当仁不让地成为资源出口大国,在多种大宗商品贸易中都牵一发而动全身。全球大宗商品市场屡次上演“印尼因素”便不足为奇了。

矿产资源方面,作为东南亚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印尼在亚太乃至全球市场上的地位极为重要。2011年,印尼出口总额为2036.2亿美元,其中矿产品占比达到14.3%。仅就煤炭一项而言,印尼政府部门统计的煤炭资源储量高达1050亿吨,其中已探明储量为210亿吨,印尼也凭借这一优势成为全球最大煤炭出口国。数据显示,2011年印尼煤炭出口总量高达3.12亿吨,较2010年增长12%。不仅如此,印尼还是世界第一大锡矿和镍矿出口国、第三大铜矿出口国、第四大铝矾土生产国,原油和天然气储量也可谓庞大。

对于我国而言,印尼是重要的大宗商品供给国,石油天然气及石化产品、木材及木材制品、天然橡胶及其制品、椰子、棕榈油、咖啡、可可、胡椒等,都是我国需要长期进口的大宗商品。以今年年初以来价格异动的镍矿为例,中国矿山镍产量仅占世界总产量的5.3%,但消费量却高达世界总消费量的41.1%,而印尼的镍产量排名在全球第二,其红土型镍矿出口量更是占到了世界总量的71.8%。

在林业资源方面,印尼森林面积为1.2亿公顷,其中永久林区1.12亿公顷,可转换林区810万公顷,森林覆盖率高达67.8%。天时地利之下,印尼盛产热带名贵树种,如铁木、檀木、乌木和柚木等均闻名世界。

维护大宗商品交易安全,未雨绸缪,任重道远。

欧阳日辉还指出,期货市场在多个领域都能发挥保障作用。发展战略性资源商品期货,可以维护能源和产业安全;发展农产品期货,可以维护粮食安全;发展金融期货,可以维护金融安全;发展气候和碳排放权期货,可以维护生态环境安全,等等。近年来,我国已显著加大了争取大宗商品国际定价权的努力。

“热带宝岛”造就“印尼因素”

作为全球最大的金属消费国,我国对进口矿产资源的依赖同样比较严重。例如,我国铝土矿进口依存度接近50%,远高于金属铝出口的比例,而我国铝产量约五分之一是由印尼铝土矿加工而来。我国是世界最大的镍矿进口国,其中进口的绝大部分是红土型镍矿,主要从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这两个国家进口,镍矿进口量约占世界贸易量的84%。

“看得见的手”——政策因素

不论是受政策限制还是自然灾害,一旦供给方的出口量有变动,需求方则面临难以预测的危险,这便是大宗商品市场供给方因素的写照。

“看不见的手”——极端天气

银河证券认为,今年全球农产品或将再次面临厄尔尼诺威胁,棕榈油、橡胶等产品的期现货价格很可能再度大幅上涨。而高盛和摩根大通等国际投行则指出,在厄尔尼诺现象影响下,部分基本金属供应趋紧已经成大概率事件,铜和镍成为最有涨价潜力的大宗商品。全球大宗商品市场再度聚焦厄尔尼诺现象带来的“供给方因素”。

在大宗农产品方面,政策和其他人为因素也会成为影响原料价格的重要原因。根据印尼农业部消息,起步于2007年的“可可全国行动计划”有可能使印尼成为世界最大的可可生产国。而2014年,由于国际价格较低,农户减少了割胶频率,印尼的橡胶产量或下降。这些因素难免造成相关商品价格波动。

数据表明,我国在资源方面对外依存度很高。在路透/Jefferies商品研究局指数的19种大宗商品中,有14种对我国而言是净进口商品,权重占该指数的79%。能源方面,工信部数据表明,2011年前5个月,我国原油对外依存度首次超过美国,2013年该数据更是达到57.39%;而海关数据显示,去年我国煤炭净进口量已经达到3.2亿吨,进口依存度为8.13%;同年的天然气进口依存的更是高达30.5%,达到515亿立方米。

“目前,国内进口的铁矿石、石油、有色金属等大宗商品的交易和定价权都在美欧期货交易所,我国企业在大宗商品贸易中经济利益受损,也给国家带来了巨大的经济风险,甚至威胁到了国家经济安全。”中央财经大学中国发展和改革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说,“通过加速扩容我国期货市场,可以吸引全球资金参与我国期货市场的交易,逐步增强我国期货市场对全球大宗商品价格走势的影响力,进而取得在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中的定价权。”

印度尼西亚北苏门答腊省的一处棕榈油种植园里,印尼工人将棕榈果装上卡车。印尼是世界第一棕榈油生产国,2013年总产量2600万吨。
“热带宝岛”造就“印尼因素” 为什么…

从历史上看,在厄尔尼诺发生时,包括印尼在内的很多东南亚国家降雨将明显减少,甚至出现严重的干旱天气。该地区的极端天气对棕榈油、橡胶、白糖和矿产等产量影响巨大。

有人疑问,在全球贸易时代,市场的自我调节难道不能消除大宗商品“供给方因素”的影响吗?且不说垄断形态下市场功能或受限,在战略资源领域,单纯依赖市场必然会对资源进口国带来难以承受的风险。俄乌争端便是当下最鲜活的例子。今年,俄罗斯和乌克兰关于天然气供应问题的谈判破裂,乌克兰面临被俄罗斯切断天然气供应的危险。作为长期依赖能源进口的国家,乌克兰一旦失去了必要的能源供应,可能会面临经济崩溃、社会动荡、政局更迭等危险。可见,战略资源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十分重要。

未雨绸缪 应对供给因素

为什么印尼在大宗商品市场的影响力如此之大?这个千岛之国异常丰富的自然资源无疑是主要因素。印尼素有“热带宝岛”之称,矿产、生物、农业和林业等资源相当丰富,是全球大宗商品的主要产地之一。

橡胶方面,在此次厄尔尼诺影响下,2009年印尼橡胶产量同比下降11.3%,导致橡胶价格开启了一轮持续两年的上涨行情,从2009年7月至2011年10月,印尼天然橡胶现货价格涨幅高达157.79%。这一时期,印尼白糖也不可避免地出现减产,在我国期货市场上,郑糖主力连续合约价格从4000元/吨左右上涨到2010年1月的近6000元/吨,之后于2010年4月回落至约5100元/吨,涨幅约28%,主产国产量预期的影响十分明显。同样在这段时间内,沪铜主力连续合约价格从39000元/吨一路上涨,突破了60000元/吨,涨幅近54%。

可以发现,在大宗商品资源方面,我国的风险暴露程度较高,一旦市场出现动荡,我国的经济和民生可能面临重要问题,被动形势不言而喻。分析人士指出,增加国内产量、减少对国外资源的进口依存度,实现大宗商品进口地多元化,这是保障我国战略资源安全的重要手段。同时,还应意识到,逐步建设和完善期货市场,掌握大宗商品交易过程中的主动权,是一种更加根本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