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摘要:生态农产品因环保安全备受德国消费者青睐。无论是在普通超市,还是露天市场,随处可见带有“BIO”标识的商品。德国是欧盟境内最大的生态农产品销售市场,巨大的需求使…

农业是世界多数国家和地区优先保护的产业,每年都会投入大量资金。目前,世界农业发展的总趋势是重视尖端农业创新技术的重大突破和普及应用,把增加科技投入,推进农业技术创新,作为发展现代农业的主要途径。

生态农产品因环保安全备受德国消费者青睐。无论是在普通超市,还是露天市场,随处可见带有“bio”标识的商品。此外,还有很多专营生态产品的商店。尽管许多生态产品的价格比普通产品高出不少,但由于产品绿色、健康、无公害,民众的购买热情丝毫不受影响,甚至出现了供不应求的局面。

德国是欧盟境内最大的生态农产品销售市场,巨大的需求使得生态农产品的生产保持着不断增长的趋势。2000年,德国生态农业占地面积仅有54.6万公顷,如今这一数据已经翻倍。德国联邦食品、农业和消费者保护部的最新数据显示,2012年德国用于生态农业耕作的土地面积达103.4万公顷,同比增长1.8%,占全部耕作土地面积的6.2%。同时,生态农产品企业数量为22932家,同比增长2.2%,占全部农产品企业的7.7%。生态农产品的年销售额也由2000年的20.5亿欧元增至66亿欧元。

德国生态农业的快速发展一方面是市场和价值规律作用的体现,另一方面也是政府发挥引导作用的结果。由于生态农业市场前景广阔,且符合可持续发展要求,欧盟、德国联邦和各州政府出台了一系列鼓励性的措施,推动从传统农业向生态农业转型,并向从事生态农业的企业和农民提供大量财政补贴和技术支持。

2001年年底,德国联邦政府开始实施“联邦生态农业建设规划”,从国家财政预算中拿出专款发展生态农业。2011年,欧盟、德国联邦和各州政府对生态农业的资金投入共计约1.6亿欧元。德国联邦食品、农业和消费者保护部表示,为更有效地促进生态农业发展,将于2014年进一步提高对生态农业转型的补贴。巴伐利亚州是全德国率先促进农户经营生态农场的联邦州。2008年初,该州“自掏腰包”对转型种植生态作物的农户提高补贴额度,鼓励他们从事生态农产品生产,提升生态农业在农业生产中的比重。目前,有三分之一的生态企业都来自巴伐利亚州。

德国生态农业在发展过程中严格控制产品生产标准和产品质量。生态产品除了要符合德国针对传统食品的食品法和饲料法的规定,还要符合欧盟生态条例的要求。条例规定,欧盟成员国有权从以下三种监管法方式中自主选择:由国有机构直接检验、由受国家监管的私人机构进行检验和两者并行检验。德国选择的是第二种模式,目前德国有16家州监管局负责管理22家获批准的私人检验机构。私人检验机构负责实地考察生态企业遵守欧盟生态条例的情况。检验机构事先与企业签订检验合同。按规定,农场、加工企业和进口企业每年至少要接受一次全面检查,检查费用由企业承担。此外,还要接受风险评估和不定期的抽查。检查内容以生产加工过程为主,辅以成品检查。检查方式采取抽样调查形式,如有可疑,也会进行土壤和植物检查以及残渣分析。农场、加工企业和进口企业要执行严格的产品生产和加工情况登记制度,以保证生态产品的来源有迹可查。农场需要登记作物种植土地、生产数量、销售去向等;生产商和加工商必须记录产品原料来源、生产厂房、加工设备等相关情况。

此外,德国各级政府还十分重视农业技术人才的教育和培养工作。2008年,“联邦生态农业建设规划”和德国联合国十年“可持续发展教育”行动计划相整合,其目的是将可持续发展的思想贯穿到所有教育领域中。因此,对生态农业建设的教育和培训将融入所有农业职业教育体系之中。在德国巴伐利亚州的许多农业专科学校里,学生在完成第一学年的基础农业知识课程后,将被推荐到相应的生态农业企业中接受为期2年的专门培训。在实践的同时,学校继续向学生传授相应的农业理论知识。随着生态农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看到了这一行业良好的就业前景,投入生态农业职业培训的队伍中,为德国生态农业的长远发展储备了充足的技术力量。

新闻扩展:

德国艾策尔农场 生态农业最早的践行者

艾策尔农场位于德国黑森州维尔海姆乡下,距法兰克福约30分钟车程。这个农场以“艾策尔”家族命名,已有200多年历史。作为德国“生态农业”理念最早的践行者,农场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就已声名远扬,如今每年都要接待几十个各国代表团参观学习。在2013年德国联邦大选中,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还将该农场选为德国新农业的典型,在联邦选举手册中进行了大篇幅的刊载,可算是德国的“明星”农场。

将农场经营得如此红火的一家之主、年逾70的保罗·艾策尔也不简单。收到采访请求,他便急匆匆打来电话,坚称他时间宝贵、经验一流,必须按时收费。好在没过几天,他又改了主意,“考虑到生态农业对中国意义重大,我愿意不计报酬地分享我的经验”。

主要依靠家庭经营

从规模上看,艾策尔农场共有土地250公顷,是德国较为常见的中型农场。据保罗介绍,在德国,500公顷土地以上为大农场,100-500公顷为中型农场,而100公顷以下为小型农场。在艾策尔农场,大约170公顷土地用来种植农作物,70公顷为草地和森林。另外,农场还饲养了50头奶牛、50只鸡、2匹马以及上千头猪。

不过,艾策尔农场并非历来就有如此规模。在三四十年前,保罗夫妇名下还只有祖上传下的不到30公顷土地,其余200多公顷土地都是这些年来购买与租赁所得,土地租期很长,租金稳定,“会一直租下去”。

艾策尔农场的土地使用情况也有历史渊源。在德国,土地绝大部分为私有,一般可以自由流通和交易,但为防止土地集中到非农民手中或者农地细碎化以致农业滑坡,德国自20世纪初就立法对农地自由交易实行控制并延续至今。上世纪80年代以来,德国又加强了土地租赁管理,规定农地租赁实行合同备案制度,租赁期限为12到18年,地租要符合国家规定,由农业部门定期检查,如今全德约55%的农地都用于租赁经营。另外,直至二战结束后,德国的农地都较分散细碎,不便于机械化作业;从1953年至今,德国实施了田亩重整计划。在国家支持下,农地所有者对土地进行互换、重新登记,并加以平整改造,使之连片成方,适合于机械化耕作。

除经营农地外,保罗还以自家土地为抵押,从银行贷款修建了一个生态养猪场。为扩大利润空间,艾策尔家在法兰克福邻近的几个城市开设了三家生态食品超市,店中出售自家出产及代销的生态猪肉、牛奶、鸡蛋、粮食加工品等,随着“艾策尔”超市名气渐盛,保罗一家也开始尝试在网上销售实体店内的商品。

尽管家大业大,但经营农场的其实只有保罗及其儿子、孙子祖孙三人。这三人分工明确,保罗在二战后曾经在农村做过学徒,对农作物种植和家禽家畜养殖等农活非常在行,儿子和孙子分别在大学学习过机械工程、农业科学与企业管理,除帮忙农活外,还各自负责农场的机械、建筑、会计及管理等工作,已经是合格的农场“接班人”。而三家超市则主要由保罗的女儿打理,每家店雇佣了3到5名店员。

保罗说,自德国二战后经济重建开始,农业从业人员就不断减少,这一方面是因为生产力不断提高,另一方面也是工商业的发展不断挤压农业的利润空间,农场只能不断增效减员才能保证盈利。

西班牙生态农业发展正当时

正午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卡洛斯一家正忙着采摘下一筐筐紫黑色的无花果。“所有人都希望买到我们家的无花果,真是幸福的烦恼!”卡洛斯骄傲地表示,“2013年的收成不错,所有无花果采摘前已被预定一空,我打算2014年增大产量。”

政府支持生态农业

卡洛斯家的农场面积只有5公顷,种植的作物种类包括无花果、橄榄和橘子等,全都是有机农产品。卡洛斯从1995年开始尝试生态农业种植,转型第一年由于缺乏经验和信息,收成很差,家里人抱怨声不断。随着时间推移,卡洛斯逐步掌握了生态农业种植的技巧,其销售渠道也打开了,现在他的客户还包括法国和葡萄牙的多个采购商。在他看来,政府的支持也极为关键。

在西班牙,生态农业发展正当时。根据西班牙农业部的统计,2012年西班牙生态农业种植总面积达到180万公顷,增长11.76%,生态农业产品销售额达到10亿欧元,其中大部分产品都用于出口。目前共有约3.2万名农民和近3000家企业从事生态农业种植和经营。

西班牙生态农业委员会主席戴维表示,西班牙从1974年就开始了生态农业种植,但生态农业出现快速发展则从1996年开始,在1996年至2003年期间,西班牙有机农业的种植面积每年都实现翻番,2008年成为欧洲有机农业种植面积最大的国家。

有严格的监管和认证

在西班牙生态农业领域,既有像卡洛斯这样的独立小生产者,也有一些年销售额在千万欧元以上的中大型企业,位于穆尔西亚小镇圣哈维尔的奥尔塔米拉公司便是其中之一。奥尔塔米拉实施合作社制,目前共有10多家加盟农场,公司2012年生产的有机农产品达到1.2万吨,其中95%用于出口。

在农场用于种植辣椒的温室大棚,技术员巴勃罗表示,与其它有机农业产品类似,种植有机辣椒与普通辣椒的不同之处主要体现在不使用杀虫剂、不施化肥以及使用纯天然的土地消毒方法。有机农产品要比普通农产品更健康,但销售价格要高出一大截,这主要是基于其产量较低、生产成本更高。

值得注意的是,在西班牙生态农业的发展中,严格的监管和认证至关重要。戴维表示,企业规模无论大小,其产品如出现问题,都会严重影响到穆尔西亚大区乃至整个西班牙的有机农产品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