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土地制度的制约,导致农地产权不明,土地流转不能契约化、长期化,一些有实力的公司不敢在农地上进行长期的固定资产投资,投资强度受到制约,甚至与农地有关的政府投资也难以得到有效管护,致使投资效率大降。
”张永侠说,尤其不能与金融结合起来,致使现代农业发展严重受限。

皖北地区在新时期下,为了国家的粮食安全做出了巨大牺牲,丧失了工商业快速发展的机会,完全依靠自身的力量走上良性发展的轨道步履艰难。省政协委员张永侠日前呼吁,当前深化改革对皖北地区尤为迫切,急需国家、省在工业反哺农业上力度更大,制定差异化政策。

反哺农业加大力度

基本农田比重过大

“还有值得重视的是户籍制度的缺陷。
”张永侠说,农民外出打工不能享受户籍所带来的福利,由此给农民工流出地造成留守儿童、社会治安、就医、养老等一系列社会问题,人口红利大量转移之后却给皖北地区留下沉重负担,区域差距进一步拉大,恶性循环的可能性进一步增加。

农业属弱质产业,这种特点在我国更加突出。所有传统农业地区多是欠发达地区,这一事实说明我国在“三农”问题上还存在诸多体制机制的弊端。作为安徽省,要想到2020年同步达到小康,支持皖北加快发展也是非常必要的,甚至是紧迫的。

种粮收益难以回避“现有以行政命令为主的粮食安全保障体系,不仅严重制约了粮食主产区的经济发展,也让现代农业产业体系难以形成。种粮收益与种植经济作物不能相比,与工商业投资效益相差更远,这就与其他因素共同带来了皖北发展难以回避的问题。
”张永侠说。

土地制度制约发展

本文来源:中安在线-江淮时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本报记者周晓东

“所以,深化改革对皖北地区尤为迫切,需要国家、省在工业反哺农业上力度更大,制定差异化政策,在一系列产业政策、金融政策、人才政策、财税政策以及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等方面予以长期的、规范的、法治化的弥补和倾斜。
”张永侠说。同时,补齐基础设施方面的短板,努力弱化影响发展的政策约束,推动皖北后发优势快速释放。特约摄影王家国

皖北地区在新时期下,为了国家的粮食安全做出了巨大牺牲,丧失了工商业快速发展的机会,完全依靠自身的力量走上良性发展的轨道步履艰难。省政协委员张永侠日前呼吁,当前深化改革对皖北…

张永侠还认为,土地制度制约了土地流转的质量,土地流转的质量抑制了农地上的投资强度,延缓了现代农业的规模化速度,阻碍了本地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就地转移,增加了相对集中居住、新型城镇化的难度,放缓了土地复垦的速度,导致建设用地指标紧张情况无法缓解,一些工业项目不得不因土地指标而搁浅。

农地流转愿望不强当前因种粮收益有限,农民以外出打工为主要谋生手段,不可能以种粮为主。“平原农业地区有利于机械化耕作,农民可以农忙时节草草收种,农地流转出去的愿望不甚强烈,但又不会投入过多精力,这就决定了种粮处于粗放状态。
”张永侠分析指出,这一方面导致种粮对农业上下游产业的有效需求不足,种子www.22933.com皖北突围:在反哺农业上下真功夫。、化肥、农副产品深加工等产业发展缓慢,甚至受制于人;另一方面,种粮污染等负外部性难以解决。即使土地流转之后,如果种粮,实证证明,粮食的质量和产量并无多大改观。

问题还表现在:按照基本农田保护条例,基本农田只能种粮棉油、蔬菜,不能种林果木,不能挖塘养鱼。张永侠指出,皖北地区基本农田比重过大,种植结构调整的空间有限,唯一可以操作的是大幅增加蔬菜种植面积。
“但这会带来两个问题,一是一般性蔬菜附加值低,本地消耗有限。二是高端蔬菜本地市场容量偏小,必须面向发达地区,这就需要冷链物流的配套;而冷链物流体系先期投资较大,没有国家的恰当扶持很难一时建立。同时,皖北肩负粮食安全的重任,种植结构调整的瓶颈很快会显现出来。
”张永侠认为,国家2016年底将完成永久基本农田的划定,这对皖北地区又将是一个严峻考验。

皖北特指淮南、淮北、亳州、宿州、阜阳、蚌埠六市。目前,涉及皖北的研究已很丰富,相关政策也已出台不少。纵向比,皖北近年来进步明显;横向看,与先发地区的差距有拉大的趋势。对皖北举足缓慢,省政协委员张永侠通过调研,从种粮约束视角提出了他的看法和见解。